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贏,須與大眾為敵

日前與台灣“未來事件交易所”首席顧問童振源教授討論Prediction markets(預測市場)的運作,盡管童教授強調“未來事件交易所”目前的預測准確率已在95%以上,但池某心裡還是有個疑問:如果“大眾”的判斷是精准無比的話,那麼直接呈現大眾取向的平分彩金(pari-mutuel)彩池,例如賽馬的獨贏、連贏等彩池,豈非完全沒有盈利的空間?

先說明一下Prediction markets的運作原理。西方有一句話,“Never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stupid people in large groups”,中文的意思是,絕不能低估一群笨蛋的能耐。文雅一點說,就是“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在學術研究中,還真有這種關於“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實驗,行為統計學裡就有一個著名的豆糖(jelly bean)實驗:教授上課時拿出一個裝滿豆糖的瓶子,讓學生猜瓶子裡豆糖的數目;盡管好多學生所猜的數量與真實結果相去甚遠,但把大家所猜的數目取平均數,卻總是跟真實結果驚人的接近。

Prediction markets就是這樣一種集合了“眾人智慧”的預測方法。“未來事件交易所”早前曾打出“信專家不如信大家”的宣傳標語,一語概括了其要義。

在實際操作中,Prediction markets是透過期貨或股票交易機制匯整有效信息,通過市場機制使交易價格反映事件發生的結果或機率。毫無疑問,Pari-mutuel彩池也是由“大眾智慧”預測事件發生機率的一種Prediction markets呈現方式。

如果上述理論成立,Pari-mutuel彩池中由大眾取向所決定的賠率,例如一場賽馬的獨贏賠率,應已能准確反映出每匹馬的取勝機會率,那麼其結果就是沒有人可以從這個彩池贏到錢了。聽起來跟描繪股票市場的“有效市場假說” (Efficient Markets Hypothesis)很相似。

要證明一個理論成立很困難,要質疑它則容易得多,找到一個counter example就行了。顯然,這樣的例子到處都是。就如巴菲特所說,“如果市場總是有效的,我只能沿街乞討”。

與大眾為敵,是一個賭徒應有的基本態度。

(此文從“舊居”搬來,略有刪節。原文發表於2014年9月9日。)

==============================================

補充於2015年10月9日:

用到“與眾為敵”這個詞作標題,回看起來似乎有些偏激,大概是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在看Peter L. Bernstein的Against the Gods: The Remarkable Story of Risk,中文譯本就叫“與天為敵”,於是“借用”了這個豪氣萬千的詞。


撇開用詞問題,投資時遠離大眾,甚至是站在大眾的對立面,是錯不了的。大家都在搶的股票,不要跟著搶,有貨在手的話還應該派些貨益街坊;大家都在沽貨時,不妨捱義氣接下貨。這是很多投資者都懂的道理,也就是所謂的“遠離羊群”。

再看看Benjamin Graham“市場先生”的故事:

“設想你在與一個叫市場先生的人進行股票交易,每天市場先生一定會提出一個他樂意購買你的股票或將他的股票賣給你的價格,市場先生的情緒很不穩定,因此,在有些日子市場先生很快活,只看到眼前美好的日子,這時市場先生就會報出很高的價格,其他日子,市場先生卻相當懊喪只看到眼前的困難,報出的價格很低。另外市場先生還有一個可愛的特點,他不介意被人冷落,如果市場先生所說的話被人忽略了,他明天還會回來同時提出他的新報價。市場先生對我們有用的是他口袋中的報價,而不是他的智慧,如果市場先生看起來不太正常你就可以忽視他或者利用他這個弱點。但是如果你完全被他控制後果將不堪設想。”

“大眾”不正是這個“市場先生”嗎?

6 則留言:

  1. 我想這多數是對的,尤其投資方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投資這個遊戲,輸家多贏家少,跟隨大眾肯定沒有好下場。價值兄之言簡單直接,卻是一矢中的。

      刪除
  2. 某程度上,股票價格也是一部由大眾一起投票的預測機,但很多時侯都與公司價值沒有正比關係,價值投資就靠預測機和真實價值之間的脫勾,而從中漁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完全同意。價格的變化很多時只是眾人起哄的噪音,噪音會擾亂人對真正價值的判斷,誰能分辨出噪音和價值,誰就是贏家。

      刪除
  3. 回覆
    1. 香港足智彩大部份彩池都是莊家馬會開出的fixed odds,並非由“大眾”定價,只有兩個彩池例外:「孖寶半全膽」和「6寶半全場」。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