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學巴菲特做生意

池某養育了成竇化骨龍,算是為緩和香港人口老化問題盡了一點義務。正所謂樹大有枯枝,族大有傻豬,化骨龍們有時會帶來很多的歡樂和滿足,有時則帶來不少的煩惱與擔憂。

話說日前大考之後、放暑假之前,化骨龍WY神神秘秘相約行街shoppingW與池某比較啱傾,無所不談。池某問起他們shopping的成果,W說自己一無所獲,但透露Y40元買了一本暑期作業。

池某馬上意會到不尋常,以Y的性格,從來是玩樂大過天,功課放一邊,零用錢百分之一百只會放在吃渴玩樂,絕不可能花一分一毫於學業,連十元八塊的班會費都一定攤大雙手向老爸要,怎可能主動動用零用錢買暑期作業來做?

W繼續說,其實Y的學校早已派發了暑期作業,但老師把隨作業附送的答案抽起了,Y為了玩盡整個暑假,才特地花錢買一本“答案”來抄。

這倒很符合Y的性格,對於玩樂,就是捨得下本錢。

Y說不一定會蝕本,可能還有錢賺。”W說得興奮,已經停不來。

什麼?後面還有故事?

Y說全班同學都有這個需求,如果向每個同學收費2元就把答案whatsapp給他們,那麼只需20個同學出價,就能回本,多過20個,就有錢賺了。”原來Y之前曾經做過一個人物傳記閱讀報告功課,看過巴菲特小時候分銷可樂賺錢的故事,認為自己也可通過“分銷答案”來複製這個成功故事。W說到這裡,語氣間還流露出對Y的“生意頭腦”的羨慕與讚賞。

真是混帳!池某幾乎被氣至吐血。小巴菲特分銷可樂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可樂是消費品,每銷出一杯,就會被消耗掉,不會被重複轉售。“分銷答案”面對的市場顯然不一樣,如果這個“市場”真是存在,那麼假設有個同學A2元買了答案,然後再以1元一個叫賣,Y就完全沒“生意”可做了;又或者有更大方的同學,將答案放上群組,整個“市場”就立即不再存在了。這是市場風險。

當然,Y可以選擇先統一收費,再統一“發貨”來控制市場風險。問題是,這本來只是天知地知WY知的事情,當晚就被家長知道了。如果這件事搞到全班同學都知道,學校老師又怎會不知道?這是政策風險。


這場鬧劇看來是要以“生意失敗”告終了。事情雖小,卻也說明了要成功做成一件小事之難。某些大師整天侃侃而談,“分享”一些獨立個案和股神或價值祖師爺的隻言片語,然後斷章取義地片面理解,又教人生搬硬套地模仿,比起小孩子做生意又高明得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