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粗野

上星期出席行內的一個小範圍飯局,行家的話題,三句不離本行,從釋法談到下任特首,也談到美國大選。在池某所從事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行檔,Donald Trump勝選當然是“眾望所歸”,但這也只能說是主觀願望,談不上有把握。惟有一位前輩,鐵口斷定,Donald Trump一定贏,Hillary Clinton當上總統的機會是零。

這位池某一入行就稱呼他為老師的前輩,平日行為放蕩不羈,詼諧幽默,冇厘正經,卻總是三言兩語就能把天下亂局及其來龍去脈理得清清楚楚,一支健筆更是能收能放,要理有理,要論有論,要氣勢有氣勢,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文章。

前輩的觀點是,女性執政,雖然曾經是潮流,但這個潮流已經out了(德國那個人氣不再,泰國那個被迫下台還官司纏身,南韓那個已提早玩完,台灣那個上台幾月就成了派系的傀儡),現在的國際政治潮流是“粗野男人”執政,俄羅斯、北韓,還有最近的菲律賓,“北京那個也是”。

這裡所說的“粗野”,顯然不是貶義詞,而是代表了面對問題和困難所展現的魄力與擔當。正所謂國事如麻,天下太平時,以女性冷靜細心的思維和柔性手腕理順矛盾,非常適合;但到了多事之秋,為免問題積重難返,需要大破大立時,大開大闔、快刀斬亂麻的“粗野”手段肯定更為有效。

池某覺得過癮的是,前輩在整個話題中,由始至終都在使用“粗野”這字眼,而沒用過其他替代詞,因為之前曾經花時間學習一個專門研究“粗野度”(roughness)的學科,“粗野”一詞一下子就讓池某引發很多聯想。

所謂“粗野度”,實際上就是統計學裡的variance,越粗野就是variance越大。池某曾在前面的文章中討論過variance對一個賽局的影響。在優勢賭局中,人們會希望減少variance以彰顯優勢;在劣勢賭局中,則希望增加variance以搏懵成功。

這似乎跟Donald Trump與Hillary Clinton的競選策略也很吻合,若是打傳統式選戰,比政綱、闡述施政理念,Donald Trump無論如何都比不過當過第一夫人又曾官至國務卿的Hillary,很難令選民留下印象。僅以粗野的一面示人,不管是與生俱來的,還是裝出來的,無疑都是最低成本又最能吸引眼球的高效益宣傳,話題不斷,也就人氣不墜。如果說Donald Trump沒計算過這種策略的成功機會,池某也不信,別忘了他是幹什麼的:他是生意人,而且是開賭場的。

站在選民的角度,如是是Hillary當選,她會講什麼話,做什麼事,施行怎樣的政策,選民自己未來的生活如何變化,都不難想像。如前所述,若是在太平盛世,大家都安於現狀,自然會傾向於這個variance較小的選項;問題是當前人心思變,希望以大variance來突破現狀,結果是那個連完整的政綱也沒有,到處點起火頭留下爭議充滿roughness的候選人,反而更能給人們的未來帶來uncertainty。


由此可見,roughness雖然令人沒什麼好感,在適當的時機運用得宜卻是很有力的武器,model中什麼時候應遏制哪些factors的roughness,什麼時候應增加哪些factors的roughness,值得仔細推敲。

34 則留言:

  1. 香港年青人投票都係,揀VARIANCE較大的.
    不過到自身前途職業, 卻又揀番D 穩陣的...

    不過,好似老人家投DONALD 比例高D 喎! 老人愛冒險?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馬有火嘛(香港都係啦,最有火氣的始終係維園阿伯。)
      與那些年比較,光輝不再,老人對現狀不滿較大。加上比驢仔黨的無作為政策呃左咁多年,故有寧投瘋子不投騙子之說。

      刪除
    2. 美國正值內憂外患之秋,後生的寧愛自由享樂而不顧全大局,老嘢眼見自70年代起國家由盛入衰,為保家當,當然選似乎能做事的癲佬,好過滿口政治偽術,老公曾經挪用社安保障金當國家“入息“,然後宣揚自己已經Balanced Budget 的克林頓。

      刪除
    3. 老人想America great again

      刪除
    4. 好多老人都捱左幾十年,感到鬱鬱不得志,平日冇勇氣作出改變,今次有機會可以發洩下,仲唔盡情攪亂個世界。

      刪除
    5. 呵呵,狂人Trump的言行,其實是很多老一輩心中潛伏的super ego~

      自己唔敢去到咁癫咁盡,依家當睇下大龍鳳都好!

      刪除
    6. //好過滿口政治偽術
      佢兩公婆都係鍾意在外面搞搞震,然後做戲粉飾內部和諧,國事家事俱如此。

      刪除
    7. //老人想America great again
      迴光返照

      刪除
    8. //盡情攪亂個世界
      未必。亦可能係另一個候選人太假太虛偽,呃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可以,呃食鹽多過佢食米的老人家冇咁易。

      刪除
    9. //當睇下大龍鳳
      將來的事誰知道?或者呢個先係正確抉擇。

      刪除
  2. 以一個投資strategy而言, 在variance比較大的一類投資物中diversify, 應未必輸比孤注一擲, 重倉幾隻銀行或地產股的'穩陣派'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用幾長時間衡量輸贏先,你點贏永不言敗的「無限補時」?

      刪除
  3. 呢個情況,有啲似投資咁,風險大,潛在回報/虧損越大。啲人頂唔浦現狀,寧願放手一博。又或者人們厭倦了不能改變現狀o既狀態及無力感,索性攬炒,博佢成個局面先牌再嚟過。

    最有趣o既係,民調同結果不匹配,好有可能人們開始變得不單純,開始收埋自己或者知道意見或者 user data 係不應該免費地被人隨手可得。

    回覆刪除
    回覆
    1. 民調與總票數結果還是接近的,選舉人票數看起來不匹配是因為大多數州實行贏者通殺的遊戲規則。

      刪除
  4. Hillary 唔重視Rustbelt states令班鄉民轉投Trump。佢地未必認同Trump做總統更多可能只係投唔落Crooked Hillary。

    之前係DNC 踢走Bernie Sanders其實已經辣著好多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個結果亦可以說是驢仔黨咎由自取。

      刪除
  5. Donald Trump開的3家賭場都已經破產了,看來他的生意頭腦也不怎麼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旗下的公司好像破產過4次,所以說他的表現variance很大。

      刪除
  6. 咁你朋友有冇説下任誰做特首?照roughness的推論,689米繼續,sosa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前輩話有黑馬(唔係大家牌面睇到果D),不過池某都係認為689機會最大,要靠佢好rough咁搞掂23條,換其他人有連任壓力就做唔到。

      刪除
  7. 女性執政的話,英國和緬甸那兩個不是還挺好的嗎?

    快餐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個執死雞,一個名不正言不順。

      刪除
  8. 說得不錯,女人執政,本人並不看好和支持
    國家大事還是男人看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不在於性別,在於風格、能力與手段。

      刪除
  9.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他的文章。

    回覆刪除
  10. 池兄的前輩...我只諗到兩個, 姓周或者姓倪?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係。佢在唔同媒體用唔同筆名,行外人唔會知佢係邊個。

      刪除
  11. 池兄...想請教一下mlr模型 chi-square 同 sig. 這兩個讀數達至什麼水平先最理想??? 我計算後parameter estimates顯示賠率佔比十分重,感覺只是跟著大眾的選擇來走... 十分煩惱....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統計指標來看,Maximum Likelihood Estimates中,個別factor的Pr > ChiSq越小越理想,Chi-Square則越小越不significant,不過池某認為更重要的是這些指標應該在data隨意增減之下仍能保持大致一樣,不會大幅波動。

      刪除
  12. 池兄我發現有好多參數直接使用效果不太理想,但經過一輪計算例如 take log 等等...才有significant.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正是用logit model的意義所在。

      刪除
  13. 池兄, 請教一下這個和"計出精彩"的分別在何處? 改如何改善令kelly calculator更快更穩定?

    "更快更穩定的Kelly calculator,計算14隻馬的“獨贏”注碼,瞬間就能出結果。且能不斷增加選項,即使計算有91個選項的“連贏”注碼,也只需兩三秒時間。"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