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細節裡的魔鬼:一念之間

即將前往台灣觀選的朋友要池某分析一下台灣大選。這個不管結果如何對池某來說都是零賠率的遊戲,池某不認為有什麼值得分析的。怎樣令手上的一票獲得最佳回報,那是台灣人才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如果只是去“競猜”哪組候選人勝選的機會率較高,也用不着什麼分析,所有公開的民調都有明確的指向。但如果要參與地下賭盤,那就要三思而後行了。在現實的賭局中,贏盤輸錢是常見的事,熱門倒灶也不是什麼奇聞,如眾望所歸的步步友也有唔夠跑的時候,賠率一面倒的巴塞亦有輸波的時候。

賭局存在高度的不確定性,原因是當中的一連串細節同樣是充滿不確定性的。在“派彩”之前,形勢可以瞬息萬變。其中的很多細節,要依靠別人在電光火石之間作出決定。而這一念之間的決定,可以一念天堂,也可以一念地獄。



例如一場賽馬,騎師出閘後選擇領放還是留後,轉彎時走內疊還是抄外疊,都沒有太多的思考空間,一個決定錯誤即滿盤皆落索。又如在足球賽場上,球證判一次攻門算不算入球,或者判一次進攻算不算越位,又或者對一個動作判不判罰,罰不罰十二碼,罰紅牌還是黃牌,同樣是一念之間的決定,足以左右賭局的結果。

政治和經濟活動同樣也受“一念”所影響,領導人一時心血來潮或一氣之下所作的無厘頭決定,令一間企業甚至一個王朝興亡逆轉的記載並不罕見,故自古就有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之說。

上述所說的都是客觀的“一念”,如果加上主觀的,情況就更複雜了。事實上只要利益的誘因足夠大,賭局參與者想主觀地影響結果的可能性就始終存在。故此,兩顆子彈影響選舉結果的事件發生了,多次造馬事件發生了,無數次打假波事件發生了,造市醜聞時有所聞,企業造假帳事件也無日無之。

池某有位朋友是個“怪人”,他不買股票,不賭波,只賭馬,他以一句話來解釋,卻是可圈可點:“四只腳的畜牲比兩只腳的可靠得多了。”

(後記:看到朋友說這句話時一臉認真,池某不忍心當場打擊他:四只腳跑過終點馬會最多只會退飛,是不會派彩的,要六只腳跑過終馬會才會派彩。)

13 則留言:

  1. 跑馬我真係完全唔識, 但聽聞數十年前的騎師搵好多錢, (冇計, 身在其位, 利益下去改變戰果既誘因好大), 係數十年前既年代既一百萬身家wor,

    我都唔知係真定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數十年前的事池某都唔知架。池某的「賭齡」冇咁長。呵呵。

      刪除
  2. 回覆
    1. 池某是用自己的統計模型來賭波,效果滿意。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已在「簡單易用的賭波公式」一文介紹過了。
      http://poolshunter.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13.html

      刪除
  3. 回覆
    1. 盤口水位升降主要應是莊家引導投注平衡風險。
      data mining的方法只能用來解釋過去,用來預測將來嘛...池某不建議。

      刪除
  4. 回覆
    1. 因為我都有計開 :) 一個人計有d悶
      同人分享下數據

      刪除
    2. poolshunter@gmail.com
      池某係個懶人,通常都係直接用馬會網的數據就算。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