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買股票不如賭馬安全,why?

上文提到,上世紀90年代末科網泡沫爆破前夕,馬場大亨Alan Woods大舉沽空NASDAQ指數功敗垂成後,大嘆“賭馬比買股票安全多了”。撇開其輸錢後一時氣話的成份,細想一下炒股破產時有所聞,但賭馬破產就不常見,可見“賭馬比買股票安全”之論,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賽馬的機會與風險估算,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即使是最容易理解的獨贏彩池,要找出每場的最優投注組合,都是一個艱巨的工程。同一匹馬,放在不同的場次,取勝的機會率是不一樣的,既與自身的條件有關,也跟對手的強弱有關。

比如蔡約翰馬房兩季八捷的一哩佳駟“詠彩繽紛”,季初跑級別較低的本地級際賽,被捧成2倍的一面倒大熱門,到後來跑強手林立的國際級際賽,賠率明顯回落,可見普羅馬迷對這種機會與風險的認知,是頗為一致的。專業一點的說法,就是每場馬都要計算投注組合的variance,也要計算組合內馬匹的covariance,才能決定投注在每匹馬身上的注碼。

從這個道理看股票買賣,不難發現很多傳統概念都是無法取得最佳回報的,甚至是錯誤的。比如長線持股或月供股票,相當於長期平注追捧一匹馬。當然會有人反駁說,長期追捧“詠彩繽紛”至今仍有89%的純利,但不要忘記,“詠彩繽紛”最初的純利是660%,現在是一直回落中。至於要持股至“永遠”之說,更是錯得離譜,就算你長期追捧那匹馬叫“精英大師”,也難逃輸錢的命運。

同樣道理,當有投資人聲稱股價100元的渣打值得入貨時,其他投資者要做的,不應是“信”和“跟”,而應該跟自己的投資組合比較一下,來決定是否值得買入或調整持貨的百分比。每個投資者的投資組合都不一樣,現金比例也不一樣,理論上得出的結果也不一樣。本來是滿倉爛蘋果的,也許是時候換幾個巴仙貨;本來是滿倉好蘋果的,完全沒有必要將自己變成一個爛蘋果投資者。

又有股票投資者說,應把自己當成公司的老闆去思考投資的公司。這種說法,無疑像馬迷幻想自己是馬主一樣幼稚。馬迷與馬主、小股東與公司老闆,獲利的途徑截然不同,不可能、也不應該以相同的角度去思考。比如一匹馬跑第五,馬主高高興興收獎金,馬迷就只能哭馬喪;一間公司就算連年虧損,股價縮水,公司老闆照樣能收取巨額酬金,甚至股價向下炒,老闆也能獲利,小股東就只能欲哭無淚。

雖然賭馬和買股票有很多相似之處,不過,無論從交易成本來看,還是從機會與回報的整體比例來看,說賭馬比買股票安全,都很難說得過去。但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意外常發的交通黑點一般都是寛闊筆直的大路,而不是彎多路窄之地。正因為賭馬是高風險的零和博奕,投注人才會更加謹小慎微地看緊本錢,在股票市場大戶可以億億聲咁輸,散戶也可以十萬八萬輕易就打了水漂,而在馬場一般只是一千幾百上落。

馬場是一個鍛鍊平衡風險、機會和回報思維的好地方。一場馬跑完,就要埋單計數,各個投注組合是龍是蛇,各種投資理論是寶是草,都立即現形,既嚴酷又殘忍。正正是這種殘酷的現實要求,迫使馬場投注人如履薄冰、步步為營,把風險、機會和回報的計算推向極致,故很少出現輸身家的情況。

反觀股票,因為可以“無限補時”賴下去,一日未沽貨,都可以不認輸,從而令很多寄生於“無限補時”的似是而非的理論,可以以鬥長命的方式苟延殘喘下去,結果是表面上看起來很舒服很安全,實際有如慢性中毒,又似溫水煮蛙,一朝醒覺時,為時晚矣。

說賭馬比買股票安全,因賭馬之生在於憂患,買股票之死在於安樂。春秋時鄭卿子產曰:“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則多死焉。”此之謂也。

44 則留言:

  1. 股票都係賭, 不過因為沒有完結而被誤會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弊在好多買股票的人明明在「賭」,卻以為自己在「投資」。

      刪除
  2. 我和很多粗疏的投資者一樣,分析一只股票時只會跟其他同類股票比較,你文章提醒了我,換馬前更需要和組合中的股票再作比較,以covariance的角度看,很不錯。
    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慚愧。池某不懂股票分析,只係當講馬咁講。

      刪除
    2. 我也不懂,唯有以注碼控制風險,定時回顧回報。

      刪除
    3. 比聰明更聰明的就是自知之明。

      刪除
  3. 謝池兄分享,不過流星認為始終不是全部的投資者都喜歡「無限補時」而不願面對現實,如果願意定時檢討自己的投資組合,股票投資也能做到鍛鍊平衡風險、機會和回報思維。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流星兄的專業知識,平衡風險與回報當然不成問題。但對大多數買股票的散戶來說,股票的真正風險並不在於本身的風險,也不在於補不補時,而在於他們從一開始就輕視了股票的風險。

      刪除
  4. 池兄好文章。從交易的角度,股票與賭馬確是非常相似,重點是注碼控制、值博率(勝率x賠率)。但如果從投資的角度去看,股票可視為資產,資產的特點是可以隨通脹、經濟而成長。要將股票「賭」的成份降低是可能的,就是分散投資令組合的回報率貼近市場整體回報(ETF?)。假值投資者其實是在賭博,正因為他們喜愛集中持股,而又認為自己選股勝於市場。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矢中的。散戶兄所說完全中哂point,連池某本來想留待下一篇寫的內容都講埋。

      刪除
    2. 其實「認為自己選股勝於市場」並無問題,前題是你真要有能力做到。可惜假值投資者不但不懂真正的價值投資,而且連「比較自己選股是否勝於市場」的動作亦不願意做,這樣的確是與賭博無異。

      刪除
    3. 價值投資是個好東西。但有些投資者的投資方式有如過大海搏一舖,輸左仲要磨爛席,卻自稱是奉行價值投資,咁就...

      刪除
    4. 就是他們欠缺了一個機制告訴他們什麼時候錯了...「股價跌,是市場錯價」,「我持股期是永遠...」。

      刪除
    5. 謙虛的人會知錯、認錯、改錯;要面子的人(通常是領導人或高官)會知錯、改錯、不認錯;但有一種人永不知錯、永不認錯、不永改錯,這種人就是教條主義者。

      刪除
    6. 我經常錯,但錯時要認錯,好像今天我才認錯,止蝕了1161,看錯是經常出現,很多假值信徒以為跟著股神心法就永不犯錯,我看是太天真。

      刪除
    7. 池某從來係估乜都錯,連六合彩6個冧把都從來冇估啱過。哈哈。

      刪除
    8. 流星冇野叻,最叻就係認錯,很多blogger喜歡吹噓自己的投資回報,流星就發覺講親都係自己的失敗經驗 (笑)。

      刪除
    9.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刪除
  5. 我覺得「補時」不是不可以,但要付出一定代價,而不是at no cost。例如期指期權,始終有結算日,投資/機者不可能頼賬。要「補時」的話,那就𨍭倉另開一局,但spread就要當parts一樣俾出去(散戶可以賺到rollover spread的機會應該不大);如果直係要「無限補時」,隨時會「輸parts都輸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魔師兄說的是事實。股票因帶有time series的性質,其風險與回報的估算其實比賭馬要複雜得多,心存僥倖地賴帳結果只會是越賴代價越大。

      刪除
  6. 有關投資組合及「注碼」等操作講出了我的心聲!讚!

    世上賭局 / 投資產品何其多,條條大路通羅馬。雖然投資的根本是希望獲利,但單純追求「回報最大化」在現實並不可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追求「回報最大化」的同時也要追求「風險最小化」,不過這是魚與熊掌的問題,最終只能折衷尋求「最優化」。

      刪除
  7. 池兄 你此篇文讀後深有同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歡迎mashing君一起交流。

      刪除
  8. i think both horse gambling and stock investing/trading have pros and cons. The common thing is the probability theory behind. However, when people talk about horse gambling, the probability nature of it will always be emphasized while when ppl talk about stocks, the probabilistic nature is almost never mentioned, as if the "experts" know what exactly will happen tomorrow or later...i think this is the misunderstanding by the society that makes ppl under-estimate the hazard of stock trad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跟整個社會的認知有關,一般的認知是賭馬是賭博,買股票是投資。而賭博面對的是風險,有風險就會輸錢;投資則會有回報(而當風險不存在)。
      池某在「人生的資本只是泥碼」一文已提及,John Kelly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已指出,賭博和投資在本質上並沒有區別,「賭博與投資的唯一區別就是形象問題。形象好的下注行為叫投資,形象不好的下注行為被稱為賭博。」

      刪除
  9. Another "conspiracy" theory is that since many institutions make a living in the investment industry, they need to promote this as a morally positive thing and not promote it as a "vice" as gambl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不是陰謀論了,在利益的驅使下,不管多大的風險都可以視而不見,甚至美化至無限的道德、文化高度,如美國的槍支政策。

      刪除
    2. 講起vice,我就諗起佢:

      http://www.bloomberg.com/quote/VICEX:US

      刪除
    3. 殺人放火金腰帶,發達之路罪孽成。

      刪除
  10. 投資明顯含有賭博的成分. 特別有一些'正宗'價值投資者, 他們常用的估值方法, 如利用將來的現金流去折現回現在的股票所值股價, 我看到便覺得很奇怪, 難道他們有預測未來的能力, 可以準確預測將來的公司利潤能力或增長? (事實上, 他們也在估估下, 在賭博公司將來的利潤能力大概在x與y間)

    對公司的利潤準確預測是完全無不可能, 我從來不會做的 (也可能是本人能力不足, 或不是正派價值投資者, 哈哈). 我寧願一籃子買一系列'具相同特性'的股票, 然後去看看此系列能否至少跟大市同步.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也是在賭博 '此系列具相同特性'的股票能否撃倒2800, 哈哈.

      刪除
    2. 池某一直強調平衡風險和回報思維。
      其實大部份投資人看待這兩者都容易偏於其中一點而忽略另一點。
      比如看賭馬就高估了其風險而忽略了其高回報;看買股票就會高估了其回報而忽略了其風險;看指數基金只看到其回報不突出,但看不到其相對個股的超超超低風險。

      刪除
  11. 池兄此文,發人深省!受教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Sandy君到訪,歡迎一起交流。

      刪除
  12. 如果巴菲特應該會話 買股票比賭馬更安全
    其實都係睇自己對股票定馬邊樣熟d
    投資人最困難係突破思維框框
    有人鍾意價值投資,有人鍾意買etf
    點解唔可以2樣一齊?有人覺得股票市場熱,唔應該買,咁點解唔做短倉? 當然唔會叫人訓身,可以控制注碼
    其實我想問池兄 有冇咩書介紹講點突破思維框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池某覺得睇書只係從一個框框進入另一個框框,這算不算是突破?

      刪除
  13. 池兄高見,玩馬一票定生死,不像長揸股票慢性虐待!
    另想一問,模型問題, 請池兄賜教
    1.池兄如何解決班次問題? 1-5班用1或0分別輸入variables還是所有班次同一行用不同分數表示?
    2.未跑過該途程的馬, 用什麼做標準計速度比較好? 本人現在是用標準時間加2秒跟最快紀錄時間相差來估計, 這樣會不會有太大誤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速度只是當作眾多factor中的一個,同標準時間比較已可解決。
      如果將速度當作唯一的計分標準,要考慮的還有很多,比如負磅相差多少磅相當於0.1秒,質新馬要預留多少進步空間等等。
      池某使用的是前者。

      刪除
    2. 多謝池兄慷慨教路!

      刪除
    3. 問多一句
      對於新馬或是沒賽績的馬本人均作個預計名次給牠, 大概取個中間位(6,7名左右), 馬位又是作中間位給牠, 但有時效果好像怪怪的.
      請問池兄如何解決這類情況? 名次或馬位該取多少才較少誤差? 特別是馬位

      刪除
    4. 初出新馬無論如何做都是無法做到合理估算的,池某的做法是直接把odd當成其機會率就算。

      刪除